RESERCH
医学研究

小狗“治疗”一命呜呼 宠物医院被判无责

作者:aaa来源:网络 日期:2012年2月24日 07:47

摘要:

小狗“治疗”一命呜呼 宠物医院被判无责

     【记者即时播报】小狗“治疗”一命呜呼 宠物医院被判无责

               发布者:姚克勤 时间:2012-02-22 10:59:30 来源:解放牛网 

     眼下私人饲养名贵宠物犬,悄然走进了平民百姓家庭,贵养宠物渐渐成为了饲养人的首选。然而,再名贵宠物亦有生老病死终结那一刻。近日,上海静安法院对饲养人张女士状告宠物医院小狗被打针致死赔偿案作出一审判决,对张女士之诉不予支持。

    2011年6月23日18时30分许,张女士携带宠物犬至某宠物医院处求诊,主诉该小京巴狗呕吐、腹泻已三天,要求医院予治疗用药。18时41分开始,宠物医院兽医对小狗进行听诊、量体温,并向张女士讯问小狗患病症状。当兽医提出小狗呼吸困难伴有便血,需要进行验血等全面检查时,张女士了解所需费用后提出要求注射止吐针剂。兽医则告知在未确诊病因时,不能随意用药。若用错药物则会造成小狗死亡,且根据小狗现状显示情况很糟,不是止吐针剂所能解决。但张女士坚持要求兽医直接给药,按胃肠疾病治疗止吐、消炎症状。 在张女士再三请求下,兽医表示如按张女士要求给药,后果不负责,同时还告诉胃肠治疗无法保证起作用,再则观察小狗的症状,不像是胃肠疾病。尽管经兽医反复,张女士仍坚持要求给小狗止吐、消炎及治疗溃疡的药物。兽医同意给予小狗施行针对胃肠道的药物治疗。在张女士签署了记有“不管会不会好,后果自负。”

    病史及载明“经医师诊断宠物犬病情严重,随时会死亡。请畜主做好思想准备。”的病危通知书后,开具了Cimetidine0.3、Met00.3ml、Tranexamic0.3ml针剂处方,由另一医护人员取药后为小狗注射。注射前,兽医告知张女士为小狗注射了系治疗溃疡的西米替丁、用于止吐的胃腹安及止血的药物。同时提醒张女士小狗若有脱水现象,可喂温白水。当日19时许诊疗结束,张女士还要求配药,遭兽医拒绝。

    19时05分左右,张女士支付了70元费用离开宠物医院。整个诊疗过程中,小狗侧躺在诊疗台上基本不动,伴有间隙单腿抽搐。

    19时30分左右,张女士抱着已死亡的小狗返回医院处索赔,双方发生争执。之后,双方经上海市宠物行业协会调解纠纷未果。

     2011年7月28日,张女士诉称于2007年5月,以3300元购买了宠物小京巴狗饲养。

    2011年6月23日晚,因该宠物有胃肠疾患,便送至该宠物医院诊治。在兽医注射了针剂后离开不久,该宠物即死亡。

    张女士认为,是宠物医院系用错针剂(应注射Metoclopamide-胃腹安,但注射的却是Metoprolol美托洛尔)、施药前也未经她确认、且注射部位与注射时间不合规范、未有诊疗许可等过错,造成宠物犬死亡,应承担赔偿经济及精神损失1万元。

    法庭上,宠物医院辩称张女士将宠物送来诊治时,该宠物已处于严重脱水状态,接诊兽医提出该病犬需要经必要检查才能治疗,却因费用问题遭到了张女士拒绝。张女士只是一味要求施药,并承诺由她来承担相应后果,遂根据张女士要求为病犬注射了止吐的胃腹安、止血的止血敏,收取70元挂号费及针剂费,认为宠物医院无过错。

    宠物医院还提供了诊治当天张女士携宠物犬就诊的监控录像,送货单、胃腹安针剂说明书、宠物犬就诊病史记录及由张女士签字的病危通知书等证据予以佐证。审理中法院通过互联网查询了Meto,即搜索出Metoclopamide及Metoprolol两种药物,前者为用于止吐的胃腹安,后者为治疗心脏病的美托洛尔。而涉案小狗死亡原因未查明,宠物医院给予小狗的诊治是否存在过错?张女士以不信任为由拒绝可作此项鉴定的上海市宠物行业协会进行鉴定。本案争议焦点,宠物医院对小狗诊疗过程是否有过错?该过错与小狗的死亡是否有因果关系? 针对上述争议内容,张女士以宠物医院注射时未将针剂交由她确认,认为小狗被注射了美托洛尔后半小时死亡,宠物医院有过错。张女士还申请了两名证人出庭作证,证明就诊当日及进诊所前小狗可正常活动。

    宠物医院则提供诊所送货单,其它宠物就诊病史等证据,证明在宠物医院并无美托洛尔药物,处方上的Meto系Metoclopamide,宠物医院在对胃肠疾病诊治时处方用简写Meto即是胃腹安。认为在证人的证词中对小狗状况的表述,只能证明看见张女士在宠物医院门口停放自行车,小狗站在身边的描述。

    法院认为,宠物虽有生命,但现行法律、法规并没有将小狗作为一种权利主体,它被视为属于自然人所有的财产,对宠物侵害造成损害后果,适用于我国侵害财产所有权的民事法律规定。

    张女士要求宠物医院赔偿损失,应当向法院举证宠物医院对小狗诊疗中的行为有过错,该过错又导致小狗死亡的后果。但根据诊疗视频反映,宠物医院在接诊治疗小狗时,小狗已呕吐三天、腹泻三天,当日出现呼吸困难、便血、抽搐等症状。

    法院还认为,京巴小狗非常活跃,但该小狗躺在诊疗台上却不动,可见小狗当时确实患病不健康。在宠物医院告知张女士需要对小狗进行验血及全面检查时,张女士因费用原因而拒绝要求直接配药,特别是在兽医反复说明未确诊用药有危险时,张女士仍然坚持已见,最终兽医在张女士确认后果自负情况下,按张女士意思处方。

    宠物医院的诊疗并无过错,张女士也无证据证明宠物医院在诊疗中有过错。

    诚然,宠物医院医护人员取药注射,确有未让张女士对处方针剂确认,但张女士认定该处方药物即为美托洛尔与事实不符,因为在处方前宠物医院已明确告知了张女士处方药物名称,且明示药物与处方上的简写可以对应,处方中及病史记录印证Meto表示胃腹安。

    法院再认为,由于宠物诊疗流程目前并无相应规范,兽医开出处方后由医护人员凭处方直接取药注射,这是多数宠物医院通常做法,宠物医院在小狗被注射前未向张女士确认注射的针剂,不属于违规行为,更不能证明小狗就是被注射了美托洛尔而死亡。法院认定宠物医院对涉案小狗的诊疗没有过错,张女士的诉请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遂判决张女士败诉。 本文栏目:社会 作者:姚克勤

所属类别: 宠物医院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服务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