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RCH
医学研究

关于中国执业兽医制度的思考

日期:2014年8月14日 08:08

摘要:

关于中国执业兽医制度的思考

 

关于中国执业兽医制度的思考

2010-12-30 22:30:46 来源:阳光畜牧网 浏览:2366
    提高执业兽医的地位,就要提高执业兽医的收入 
    张仲秋主任:为什么我说一个国家兽医的水平就是这个国家执业兽医的水平?执业兽医直接对老百姓服务,直接对养殖者服务,他们的水平不高,就谈不上这个国家兽医水平高。 
    在中国,要提高执业兽医的地位,就要提高执业兽医的收入。如果在社会中,执业兽医的收入很低,那么他就不可能受人尊敬,所以薪酬一定要达到一定的水平。在国外,临床兽医的收入都比较高,甚至高过大学的教师。国内也有高过大学教师的,但是普遍还是达不到。 
    当然,要求地位、收入、尊严,那么你就要达到那个水平,你自己从业要规范,要有良好的秩序。在国外,DVM(DVM是指在国外经过四到五年,很多是六到八年的本科学习之后,才能拿到的兽医本科学位,有这个学位之后,才能具备取得执业兽医的资格——编者)和行医执照也不是一般都可以拿到的,但是拿到了,它马上就很值钱;这跟注册会计师一样,你必须有这个条件。 
    如果拿这个证和不拿这个证一样,那么怎么体现其价值?所以我们现在还担心下一步执业兽医怎么样,怎么用,怎么去提高收入。 
    张弘副局长:在国外,执业兽医是一个含金量比较高的职业,也得到社会的认可和尊重;但就中国目前而言,恰恰相反,收入上不去,社会地位也没有与从事的职业相适应。按理说,兽医从事的动物疫病的防控是整个国家公共卫生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承担的任务很重,但是社会地位和应得到的认可和报酬与之差距太遥远,所以要实行这个执业兽医制度。 
    教育部门 能不能同兽医制度结合起来? 
    张仲秋主任:要提高执业兽医的收入,有个前提,那就是要减少毕业生的数量,保证毕业生的素质,高等教育要尽量达到DVM水平。 
    贾幼陵会长:中国兽医行业落后,主要体现在兽医教育和执业兽医体制。二十年来,中国兽医教育的大滑坡,关键是主管教育的部门对中国兽医行业的需要不了解。 
    张弘副局长:现在,高校培养的人进实验室的能力、研究能力、应该都是很强的,但是在临床方面相对偏弱。有些从事动物疫病防控的人员,虽然学历不高,但他们在临床的诊断、治疗水平上,甚至比一些高校,甚至是名牌高校的研究生的水平还要高。这并不是说高校研究生不行,而是他们的教育导向值得探索。从我们来讲,我们是希望教育部门能够花更多的时间,更多的投入,更多的精力培养学生在临床方面的能力;都去搞研究,写论文,这显然同现在的社会不相适应。教育部门能不能同兽医制度结合起来,更多培养一些社会发展需要的、有用的、高水平的人才。 
    认证还是为了 培养出合格的执业兽医 
    张弘副局长:在国外,兽医协会对兽医学院进行认证,只有认证以后,其毕业的学生再通过一定的考核,才能从事执业兽医。我们以后要不要做,怎么做?这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提上工作日程。认证还是为了培养出合格的执业兽医,需要同教学、教材甚至一些硬件设备比如临床设施上相结合。 
    贾幼陵会长:中国兽医协会正在跟国际兽医协会进行联系。国际兽医协会已把美洲和欧洲的教育认证标准通过了,正在起草国际最低的标准的教育认证。中国兽医协会对中国兽医教育没有发言权,但我们可以把国际最低的认证标准介绍给国内的教育部门,按这个去评估中国的兽医教育。 
    拉里·科恩盖会长:中国有两种选择,第一是制定并实施自己的标准,第二是用美国兽医协会的标准。 
    通过执业兽医提高整个行业的门槛 
    张仲秋主任:一般来讲,取得执业兽医师资格是为了开诊所,从事临床,但按现在的情况来讲,除了开诊所,实际在政府管理部分,在科研机构,在跟兽医相关的比如实验动物也好,警犬训练也好,饲料和兽药的生产和销售也好,都应该有执业兽医资格的人去从事相应的工作。 
    张弘副局长:同国外通行的做法相比,我国还存在不少需要完善的地方,需要对现行的法律法规作相应的调整。调整的核心是:把执业兽医作为一个准入门槛,提高动物养殖、兽药生产经营、饲料生产经营等单位在某些方面的要求,为下一步的执业兽医制度作准备。 
    第一方面,比如我们现在正在准备起草的《兽药处方药管理办法》,这里面,我们要明确兽药处方必须要由注册的执业兽医师开出,规定兽药生产、经营企业销售人员必须要根据执业兽医开的处方才能向养殖场去推销,这也鼓励兽药生产经营企业配备一些服务的专门的执业兽医师。 
    第二方面,要强化动物饲养场、养殖小区、动物隔离场里面执业兽医的管理,规定不同规模以上养殖场强制配备什么样的兽医,配备多少数量的兽医,既是为了疫病的防控,也是为了提高诊疗水平。 
    第三方面,饲料厂只要在饲料里添加药物,就必须要聘执业兽医师。 
    《兽医医师法》需要在适当时机提出来 
    张仲秋主任:《兽医医师法》需要在适当时机提出来,要把我们现在的管理办法与条例上升到法的层面。这部法律应该包括:第一是准入上要尽量向国际接轨,也就是要争取到DVM;第二是怎么建立兽医行业的诚信。第三是权利,也就是什么地方需要执业兽医开处方,别人不能干。第四是责任,如临床发现报告、重大动物疫情、重要的药物不良反应,对行医、处方等的相关责任。以前都是兽医机构盖一个章,实际上兽医的个人签名非常具有法律效应。第五是义务包括社会责任履行,公共卫生安全保卫。 
    执业兽医的继续教育 
    张仲秋主任:执业兽医在行医过程中,要有约束,如果技术水平跟不上趟,怎么能够退出?这就显示出继续教育的重要性。这也是我们下一步要考虑的。 
    理查德森院长:继续教育是为了让兽医不断地提高自己。中国最好实施强制性的兽医继续教育,确保兽医水平不断提高,而不是总保持在毕业的水平上。
 

所属类别: 新闻趣事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服务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