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RCH
医学研究

兽用麻醉药去哪了?北京一宠物医院可轻易买到高危药品(全文)

日期:2014年7月28日 07:34

摘要:

兽用麻醉药去哪了?北京一宠物医院可轻易买到高危药品(全文)

    兽用麻醉药去哪了?北京一宠物医院可轻易买到高危药品(全文)

        2014-04-02 10:39:00 来源: 人民网(北京) 

 记者买到的3毫升速眠新完全可以导致一个正常成年人失去行动能力。(摄/高媛)

人民网北京4月2日电(高媛)在广州市某宠物医院工作20余年的宠物医生雷锐(化名),每到下班前都要仔细查看存放在诊疗台下小抽屉里的舒泰、丙泊酚等兽用麻醉药品有没有锁好。他告诉记者,这些药品一旦丢失流入社会,后果非常严重。如使用不当,将直接危及人的生命安全。

随着中国生活水平的持续提高和家庭规模的缩小,饲养宠物已经成为越来越多都市人生活的一部分。中国的宠物消费也随之形成规模,在展现巨大潜力的同时,也存在一些漏洞和隐患。其中,兽药的监管就是亟待引起关注的问题。

据全国兽医协会统计:2014年北京市宠物医院与诊所近300家,上海220家,广州157家,成都、沈阳均超过100家,全国有兽医医师资格证并从事宠物行业的职业兽医师与助理兽医近3万人。而中国仅宠物犬的数量就已达到1亿只。如此规模的宠物市场,无论是运作模式,还是市场监管,都与其日益庞大的市场规模和发展速度不相适应。

一个突出的问题是,一些省市宠物市场药品监管混乱,麻醉药等特殊兽药品监管松懈。

农业部在今年3月1日实施的《兽用处方药和非处方药管理办法》规定:兽用麻醉药品、精神药品、毒性药品等特殊药品的生产、销售和使用,还应当遵守国家有关规定。兽用处方药也必须凭执业兽医处方购买。

但是,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麻醉药不好拿,很多宠物医院都是通过非正常渠道拿药。“比如某些公司,他们为了推销产品,就会拿一点麻醉药给我们。” 广州市小动物协会会长严国平坦言:“有些医院买药登记多少,不一定会用完。在整个诊疗过程中怎么检查医生用药多少的问题?比如我给宠物注射麻醉剂,少用一些谁知道呢?这样就有可能导致购买时登记了十支,但只用了五六支,剩下的药如果流入社会,就会有很大问题了。”

记者随后暗访了多家宠物医院。在北京朝阳区常营乡的一家宠物医院,记者就买到了特殊药品兽用麻醉剂“速眠新”。 在这家上下两层、约200平米的宠物医院,记者以家狗患狗瘟欲给其做安乐死为由,询问医生诊疗手段。医生告知,安乐死需要注射麻醉剂然后再注射氯化钾。得知患狗病重无法前往医院后,医生称主人自行操作可为狗打麻醉剂,加大剂量,也可致死。记者跟随医生进入身后的房间,医生从存放着各种药品的冰箱里拿出两支1.5毫升的兽用麻醉剂速眠新和一支针管交给了记者。 中国兽医协会宠物诊疗分会副会长,北京小动物诊疗行业协会理事长刘朗告诉记者,“速眠新”是国产兽用麻醉药,国家严禁宠物医生开药给个人使用,记者买到的3毫升完全可以导致一个正常的成年人身体瘫软,失去行动能力。他表示,北京有这种事情发生非常不可思议。这种恶性事件会给宠物行业带来极大的冲击。药品流入社会会带来极为严重的后果。 记者暗访中发现,部分宠物医院的麻醉药品为单独存放,但还有一些医院的麻醉药品则是和普通药品混放在一起保存,顾客也可以进出药房。 实际上,兽用麻醉剂的不当使用会给人造成严重后果。记者在宠物医院随手买到的“速眠新”麻醉剂就曾于2005年因被误用致使一名男孩当场昏迷不醒。2012年,台湾新竹市女兽医为患睡眠障碍的女伴注射动物用麻醉药舒泰,同时使用普洛福静脉注射液,造成女伴心脏性休克及中毒性休克死亡。 流入社会的麻醉剂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1998年8月,新东方校长俞敏洪曾在家门口被抢劫,劫匪给他注射的麻醉剂是动物园给大型动物使用的。2003年,陕西曾发生邢伟刚等利用动物麻醉药品进行抢劫的系列恶性案件。 刘朗告诉记者,对于兽用药品的处置流程政府部门早有规定。“医院在使用麻醉药品时必须双人双锁,宠物医师开取药方,助理医师进行注射。用量需要登记和备案,医院的处方存放至少3年。”但是他也坦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如果监管部门每个月都来抽查,也会干扰医院的正常营业。”刘朗表示,如果能够提高考取兽医资格证的门槛,非兽医师不允许做宠物医院,同时,政府部门对宠物医生有更多政策上的扶持,这样才会使宠物行业良性的持续发展下去。 (原标题:兽用麻醉药去哪了?北京一宠物医院可轻易买到高危药品)

所属类别: 宠物医院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服务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