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RCH
医学研究

一个兽医的遭遇

日期:2014年7月28日 05:24

摘要:

一个兽医的遭遇

    一个自称“人大代表”、“警督”、“亿万富翁”的狗主人,竟然采用“引诱、威逼、恐吓、雇凶殴打、烟烫、限制人身自由”等黑恶手段和严重侵犯人权、侮辱人格的卑鄙行为,强逼我向他家一只濒临死亡的老狗下跪道歉,并要写具有敲诈性质的“承诺书”,公理何在?人权何在?国法何在?

    一个守法经营户,一个普通老百姓,一个外来打工者如何在人间天堂讨回公道、还我清白、安宁生活?

    我叫曹浪峰,苏州曹浪峰宠物医院院长,陕西人,1968年3月出生,1993年毕业于西北农业大学兽医专业,2010年考入中国农业大学兽医系,兽医硕士学历,现为江苏畜牧兽医科技学院、江苏农林科技职业技术学院课座教授。

    该院1997年在苏州注册登记,守法经营16年,院址在苏州市平江区白塔东路26号 ,是江苏省宠物诊疗行业规范化建设示范单位。

    我控诉的事实是:今年10月23日,一只叫TONY的13岁母狗,由家住相城的狗主人顾叶红父亲顾爱华带到我院治疗。当时,这只狗3天不吃、不喝、不拉,身体非常虚弱,奄奄一息。经DR、B超探查,诊断为子宫病变和肠梗阻,经主人同意后,决定次日手术切除子宫。但24日实施手术打开腹腔后发现,不仅子宫有问题,更为严重的是有致命的肿瘤压迫直肠,导致肠梗阻。经与主人沟通后决定施行减瘤手术(我院有相应的病理影像资料存证),并切除已有病变的子宫,切开直肠,排除梗阻粪便,进行缝合。

    之后,在我出差北京期间,多次接到顾叶红电话,大骂我并恐吓要危害我老婆、女儿,声称“公安局能摆平”。我害怕出什么事,赶紧提前回苏州。我回来后发现,该狗有术后贫血症状,便积极输血治疗,狗病情也逐渐好转,开始能吃,大便在帮助下也能解出来。后经B超检查,腹腔内无渗出或出血,并非手术问题。但狗主人执意认为是我手术没有做好,导致贫血。于是,紧接着发生了一系列始料不及、无法想象、难以忍受的事情: 11月2日晚19时,我已下班回家,顾叶红打来电话,叫我马上回医院并在电话里恶言训斥和威胁、恐吓我。我赶忙回到医院,见顾叶红和其父怒气冲冲地在我办公室,大声责问我手术有问题、是误诊。于是,我马上为狗复查B超,腔内没有出血(证明手术没有问题)。但顾不满意,掏出一个我没看清楚的证件,说他是苏州市“警督”、“人大代表”,一是扬言不给个说法,就雇人住到我医院隔壁,天天来吵、来闹,让我们做不成生意;二是再次恐吓我:“你要为女儿、老婆考虑”;三是居然对我说,你只要给我Tony(托尼)道歉,过去的事情就扯平。我为了求得医院安宁、求得员工安全,求得家人平安,不得已对这只狗说,“对不起Tony,我没有能力把你完全治好”。但他们还是不满意,强迫我给狗下跪道歉,并且说只要我照着他们话说,这件事情就了结了(后才知道,这是另一个圈套)。我只是一个外地来苏经营的个体户、普通老百姓,不敢抗衡这么一个财大、势大、后台硬的“警督”、“人大代表”、“亿万富翁”。在内心万分痛苦、百般无奈情况下,最终吞泪、屈辱地双膝跪在地上,面朝着他家的老狗,照着他们编好的话,一字一句地对狗说:“对不起Tony,是我的错,是我的误诊”。顾叶红当场用手机对着我全程录像,并还兴高采烈地给他的一位朋友打电话,我清清楚楚地听到他是这样讲的:“这个傻X,给我一吓,真给我家Tony下跪了(此有情景录像为证)。我屈辱地给狗下跪的事情,一直瞒着同事、瞒着家人。我还天真以为此事就作罢了,哪知又掉进他们设下的更大圈套……(他们怎样威逼我下跪,我有录像,但没声音,不过从他们的肢体语言上可以证明) 当我给狗下跪过后,顾叶红父子对我讲,要我把狗体内的肿瘤全部切除。我说,就目前的兽医技术这个手术做不了,他们说明天会请一个“人医”外科专家来做。第二天,也就是11月3日下午大约13:30左右,我接到顾叶红的电话,说让我到他那里商量Tony治疗费用情况。我妻子要和我一起去,我没让,就一个人开车去了。按照顾叶红发给的地址(相城区黄埭镇春申湖度假酒店),我到了指定地方,他们开车领我进了一个像是售楼处的地方(81栋长岛小区)。从顾叶红车上下来了5个人跟我一起进到售楼处里,后来又进来了两三个打手。顾叶红先是问我Tony误诊怎么处理?我说不是误诊,并阐述治疗过程和现状。但还没说完,旁边就有人打断,说:这不是误诊是什么?那人就不由分说地殴打我,还强行把我的手机、眼镜、车钥匙抢走。这时候我感觉到人身危险,但为时已晚!顾叶红根本听不进我的解释,又要我跪下。我不肯再次下跪。这时,后面就上来两个人对我的头、脸甩耳光,用脚踢我胸、肚、腿等部位,后来又强迫我跪下。我再三解释治疗的现实,但又遭到殴打。此时,顾叶红逼我当场写什么“承诺书”,要我“好好写,写不好就打”,我没办法写,就实事求是写,结果又被打。这次除挨拳打脚踢外,打手竟用烟头烫我的手背(下巴打肿,手上有3 处烟头烫伤痕迹为证)。没想到,过去在电影、小说里的受刑场面,居然就发生在和谐、平安苏州,就降临到我这个普通公民、廋弱的身躯上。我根本无法承受这番殴打、折磨,我痛苦、害怕、担忧万分,为尽快逃离魔窟魔掌,我被逼按顾叶红要求写下奇天大辱的《承诺书》:“由于本人误诊,对不起Tony,退还医疗费两万,再赔偿两万,继续治疗费用由我承担。承诺人:曹浪峰”,并附有我的身份证号和当天日期,交给他们。

    他们拿到《承诺书》后,才归还我的手机、车钥匙,才放我走。此时,我头上、脸上已有多个肿块,还有胸部痛、腹疼、腿痛、头疼晕等症状。但为了逃命,我虽然晕晕乎乎,但还是忍着痛、咬着牙把车子开回家,到家已是晚上19时。回家后,为了家人不担心受怕,我未敢把全部真相告诉妻子。在妻子的再三追问下,我讲明实情,妻子坚持报案。4日上午,我向苏州市相城公安局黄埭派出所报案,并做了笔录。但警察说打人、写《承诺书》没有证据,构不成刑事案件。但5日,相城公安局的警察却要我写调解书申请(有录音)(当日,顾叶红也电话给我,说什么“不打不成交”、“《承诺书》不用了”等愿意调解的话)。而更令人费解、令人乍舌的事情是:5日晚间,苏州电视台“社会传真”栏目,居然播放顾叶红提供手机里的所谓我“误诊”下跪录像场面,我被羞辱场面不加任何遮盖,全部播了出来,完全暴露在公众视野面前,严重损害了我的人格权、名誉权。节目不问前因、不明真相、不顾及当事人情感和隐私,就以“宠物狗“一刀”两万多 医生被打究竟为何?”为题,作了与事实性质截然不符的报道,致使我的人格权、名誉权受到无法弥补的严重伤害。(我去派出所再次让他们为打人一事立案调查11月3日的真相,派出所居然说,你闹闹成了现在这样,还要闹,媒体可是你叫来的,又不是人家顾叶红叫的,我又一次被动了)(此处有录音) 试问,如果不是顾叶红父子轮番威胁、恐吓、折腾我,我作为一个职业兽医,一个具有堂堂正正公民权的大男人,会给狗下跪吗? 又问,如果不是我及时施行手术,这条狗能活到今天吗?退一万步讲,即便我真的有治疗过失,就应该给狗下跪吗? 再问,在今天的文明社会、和谐苏州,公民的人格与人的尊严,难道连狗都不如吗? 顾叶红父子颠倒黑白、混淆视听、愚弄公众,以强逼我“下跪”,被逼说“误诊”,完全违背我真实意志表示的录像为证据,企图逃避法律追究和道义的遣责。这等卑劣行为,使我身心蒙受极大伤害、人格蒙受极大侮辱、信誉蒙受极大沾污、经营蒙受极大损失、家人蒙受极大压力,致使我的精神近乎崩溃!对正义、对公平、对社会、对生活近乎绝望!谁来为我主持公道?谁来还我清白?现在,我没有其他路径可走,惟有相信宪法和法律权威至高无上,相信党和政府终究能够伸张正义。为此,我郑重请求: 一是依法查明并追究顾叶红父子侮辱罪; 二是依法查明并追究顾叶红敲诈勒索犯罪事实; 三是恳请政府依法保障我们动物医院合法经营权利和我全体员工、家人的人身安全。

    对以上控诉事实,我愿承担法律和道德责任并将持续向上级机关和有关部门申诉,向相关媒体公开事实真相,以正视听,还我清白。

所属类别: 热点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服务项目